济南市章丘区博物馆传播优秀的古代文化遗产图片

济南市章丘区博物馆传播优秀的古代文化遗产图片

本文图片均由济南章丘区博物馆提供,济南章丘是山东文化发展最清晰的古代文化中心之一。早在9000年前,新石器时代中期和早期,章丘的祖先就生活在这里,几千年来文明代代相传,形成了商周时期的后李文华、北新、大汶口、龙山、岳石乃至先秦两汉文化序列。走进章丘区博物馆,你会通过文物了解到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

济南章丘区博物馆位于章丘区文化博览中心“五大博物馆”中间,建筑面积约3万平方米,展览面积9000平方米。它收藏了26000多件文物,其中包括9件一级文物。它是一个集文物收藏、展览、研究、宣传和教育于一体的综合性地质博物馆。该博物馆建于1984年。自2016年元旦新楼正式对外开放以来,已接待近80万游客,其中包括60多万年轻人。组织了380多项互动教育活动,开发了多种以章丘文物为元素的文化创意产品。2018年,章丘区博物馆被评为国家二级博物馆。

焦家玉器见证史前文明的黎明

焦家遗址,位于济南章丘,是5000多年前山东北部古吉水河流域具有政治、经济和文化意义的聚落。中国东部文明的起源和发展隐藏在焦家遗址中。章丘地区原本是一个重要的考古遗址。焦家遗址以南5公里是成子牙遗址,这里是龙山文化最早被发现和命名的地方。城子牙以西不到两公里,——年后的李文华有西河遗址,是山东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焦家遗址考古发掘填补了山东中北部大汶口文化中后期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可以说焦家遗址是一个连接周围古代文化的拼图游戏。2018年4月,焦家遗址被评为“2017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走进博物馆的历史文物展厅,可以看到陶器、石器、骨角工具和焦家遗址出土的大量精美玉器。这些器皿反映了当地祖先的生产和生活状况:人们开始使用陶鼎、豆类、碗、罐等各种各样的食具,掌握石器的钻孔和研磨技术,使工具更精细。翡翠,另一方面,属于高端消费品,主要发现在较高等级的坟墓。权杖礼器和装饰品都是显贵的象征。博物馆展出了焦家遗址的一些玉器,包括玉铲、于夫、玉坠、玉环、玉饰、玉坠、玉环等。这些玉器经过精雕细琢,以显示该地区的玉器生产水平。玉铲是容器形状的代表,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表明当时人们非常重视生产。然而,此时玉琮还没有出现,还有许多玉环、玉坠等饰品,这些都是大汶口文化玉器的特点。大量玉器的发掘表明该地区已经开始进入文明时代。一些研究者认为焦家遗址是大汶口的大型文化聚落中心,可能是一座原始城市。

战车战车、礼乐演绎灿烂的汉文化

汉代,章丘东部的平陵城是济南的都城。炼铁、制铜、制陶等手工业得到发展,形成了繁荣的城市商业贸易,孕育了灿烂的文化。章丘区博物馆精品展厅、“罗庄汉墓、汉墓——”和“巍山汉墓——”被评为省级精品展览。豪华的马王车,前所未有的乐器阵容,精美的彩陶俑.代表西汉的文化繁荣。

罗庄汉墓是“2000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出土文物种类繁多

另一个展区展示了精美的车马配件,其中必须提到西汉的镀金青铜党禄。当卢是古代贵族骑的马前额上的装饰品时,它通常放在马前额中间的上部。它的形状像一片树叶,镂空浮雕,造型优美,做工精致。主题是一匹卷曲成反S形状的马。马的头朝上,鬃毛卷在额头上,耳朵像竹条,眼睛圆而凸,鼻子宽而方,下颚圆而圆,显示出一匹好马的奔跑和凶猛。它的前蹄弯曲并翱翔,而它的后蹄踩在一只看起来像疾驰的云雀上。整体构图以动感的马为中心,辅以变化的鸟纹和云纹,给人以生动活泼的感觉。中国出土的当陆钟石是一件罕见的艺术杰作。

2002年,当人们在章丘盛京镇的危山风景区植树造林时,偶然发现了汉代的墓坑。考古发掘共发现3个汉代墓葬坑,包括车马坑和与墓主人生活有关的坑。车马坑南北向,南北长约9.5米,东西宽1.9米,深度0.7-0.9米。坑内的文物包括170多件陶俑、50多匹陶马、4辆陶车和近100个盾牌。此外,还发现了与鼓乐和礼制有关的陶器文物,如剑鼓、皮鼓、毕、青、朱等。这些陶器产品色彩鲜艳,栩栩如生。坑的西侧是与墓主人的生活有关的墓图坑。这个坑南北长3.3米,东西宽2.6米。坑底有一辆汽车、两匹马和七个陶俑。魏山汉俑坑是汉代国家考古的重要发现,被评为“2003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其规模、结构和意义仅次于陕西咸阳秦始皇兵马俑和杨家洼兵马俑,是全国第三大兵马俑。

展览展示了从魏山汉墓出土的车辆、马匹和俑的五个部分的原貌。焦点分为“魏王墓”、“地下尊严”、“死亡如生命”和“墓主人之谜”。借助音像等多媒体手段,观众可以对魏山汉墓的考古发掘和当时行进的车马大阵有一个生动的了解。

百年版画讲述失落作家的故事

马国汉是清代著名的失落作家、文献学家和藏书家。他最初来自山东章丘三间溪村,后来成为陕西省的一名官员。他写了01030125卷,记录了他一生的收藏,是一本有价值的大纲目录。马国汉在藏书丰富的基础上,广泛收集整理,吸取了许多人的长处,一生致力于《玉函山房藏书簿录》。这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经典、历史和各种思想流派,共有700多卷和594种遗失的书籍。这是一部文献学的巨著,也是最完整的失传书籍收藏。它为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的收集和保存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马国汉被学者推荐为“清代第一批遗书”。

马国汉1844年在陕西省龙州市周知上任时,就准备为世界印刷《玉函山房辑佚书》,所以他在要求人们雕刻《玉函山房辑佚书》的同时,继续对其进行修改和补充。到1849年春天,所有版本的《玉函山房辑佚书》佛经和第二版的书都已经刻好了。马国汉在报告病情后于1853年回到家乡。他4年后去世,享年64岁。直到1870年,也就是马国汉去世13年后,济南林露元山书院的院长匡源才要求时任山东省省长丁宝珍下令将所有雕版取出,并在进一步整理和编目后印刷成书。1874年,《玉函山房辑佚书》最终由济南黄骅图书馆图书公司印刷,并销售成100套。它出版后不久,就风靡全国,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tikamiti.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