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雍正背后的“女港商”刘娟项目运作

赵雍正背后的“女港商”刘娟项目运作

2019年1月15日晚,陕西省委前书记赵雍正随调查消息被释放。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与赵雍正关系密切的“香港女商人”刘娟也被带走,但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2005年,是刘娟的干预引发了“十亿采矿权案”。

2006年4月,陕西省地质矿产局Xi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研究院(以下简称“西康研究院”)与刘娟代表的香港叶仪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叶仪”)签订了波罗井田合作勘探合同。2005年,马球井田被陕西省政府指定为叶仪投资的240万吨甲醇制甲醇项目(以下简称“甲醇制甲醇项目”)的配套煤矿。

然而,2003年8月,西部勘探研究院与榆林柯克莱能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柯克莱”)签订合同,合作勘探“波罗的海红石大桥地区”的煤炭资源。“一个女人和两个妻子”的问题由此产生。

自2005年5月Cagle向陕西省高级法院起诉西部勘查院起,诉讼持续了12年,直至2017年12月最高法院做出最终判决:Cagle与西部勘查院之间的合同合法有效,并继续履行(详见《中国经济周刊》 2018年第6号报告《中国经济周刊》)。

也是在这12年里,刘娟围绕甲醇制甲醇项目和波罗煤矿反复经营,先后将中央企业和陕西国有企业拉进公司。当波罗煤矿勘探权的争议悬而未决时,数十亿元已经兑现。

“这是拿陕西的国有资产和陕西的资源.”柯启来的法定代表人赵发奇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

国有中国化工公司只有“平台”而不支付或盈利?

自2004年11月与榆林市政府签订合作协议以来,甲醇制甲醇项目一直由两家公司负责:香港叶仪和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化工”)。

2005年10月,在陕西省发改委明确波罗井田是甲醇制甲醇项目配套井田后,中国化工和叶仪港向当时陕西省相关领导提交了一份报告,敦促他们参与波罗井田的勘探:“特别是为我们项目配套井田的勘探.迫切需要加快步伐。”“作为项目业主,我希望我们能被允许.参与分配给项目的煤炭资源勘探。”

但是,2006年4月与西康研究院签订合作勘探合同时,甲方只剩下一家叶仪公司。

合作勘探合同规定,在叶仪港开发项目获得批准或省发改委备案批准后,西部勘探开发研究院应依法将波罗井田的勘探权转让给叶仪港;波罗地雷阵详细调查的结果和由此合作产生的增值勘探权都归香港的受益产业所有。

6个月前,他还向陕西省领导汇报说,希望参与勘探的中央企业中国化工最终“没有拿任何钱”。波罗地雷阵的探矿权和详细调查结果全部落入叶仪手中。

虽然他没有参与签订合作勘探合同,但中国化学与刘娟的合作并没有结束。

2006年6月,中国化工与刘娟代表的陕西叶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叶仪”)共同成立陕西中化叶仪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叶仪能源投资”),刘娟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中国化工和陕西叶仪分别认购2000万元和1.8亿元,分别占注册资本的10%和90%。最初捐款7000万元来自陕西叶仪。

记者注意到怡安投资公司章程中有这样一个条款:中化的股权只能转让给陕西怡安

换句话说,甲醇制甲醇项目和波罗煤矿项目分别被纳入叶仪能源和叶仪能源。

然而,当叶仪能源在2007年相继获得各种批准程序时,最高法院正在审理西康法院的上诉。此前,西康法院拒绝接受陕西高等法院2006年10月做出的与卡利亚里的合作勘探合同有效、双方继续履行的裁决。

“如果探矿权和采矿权分别与土地和房地产进行比较,如果叶仪能源连土地都得不到,所有的房地产手续都将完成。”赵发奇告诉记者《陕西千亿矿权12年纠纷》。

知情人士表示,刘娟“精力充沛”,可以邀请各种领导人作为其“平台”。

2007年6月5日,叶仪得以投资240万吨甲醇于甲醇制甲醇一期60万吨甲醇项目,除时任陕西省副省长外,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郑斯林也出席了仪式并致辞。

在甲醇制甲醇项目第一阶段开工和配套波罗煤矿获批一年后,中心企业中国化工退出。

2008年7月,中化将其在益延能投资10%的股份转让给以刘浩为代表的陕西泰兴房地产有限公司。退出时,中国化工的实际贡献为零。

国有企业扩大对石油的“收购”,并根据虚假评估报告投资2.5亿股?

中化退出两个月后,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长石油”)收到要约。

延长石油是陕西省的一家国有企业。这家能源和化工企业在2016年世界500强中排名第325位。

2008年9月,延长石油向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提交了与陕西叶仪的合作计划,计划投资由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控制的叶仪能源,参与240万吨甲醇制甲醇项目和1000万吨波罗煤矿项目。

根据合作计划,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成立的营利性能源投资和营利性能源目前分别评估为2.69亿元和2.21亿元。

同年11月,延长石油与陕西叶仪签署了两项协议。前者从后者获得叶仪能源投资和叶仪能源51%的股份,分别定价为1.3719亿元和1.1271亿元,总资本为2.499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这两项补充协议规定,项目建设前24个月的所有建设投资资金将由延长的石油临时筹集。24个月后,双方将根据持股比例筹集资金。陕西叶仪将弥补延长的石油预付款,并表示,如遇特殊情况,预付款期限可延长6个月。

该协议意味着尽管两家公司合作,但项目早期建设的资金实际上来自国有企业的石油扩建。

甲醇制甲醇项目一期工程于2007年6月开工建设,计划于2009年8月竣工投产,即项目计划建设期为26个月。

石油进口延期后不到一个月,2008年12月,中国石油与陕西叶仪联合向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报告,波罗煤矿项目一期工程已经开工建设,迫切需要办理波罗煤矿探矿权转让、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等相关手续。

情况与三年前十分相似,当时陕西省叶仪的国有企业中国化工向省领导报告,要求其参与波罗地雷阵的勘探。

当时,最高法院仍在审理西部勘探学院与Cagle之间的合作勘探合同纠纷。直到2009年11月,最高法院才作出第二次审判裁决,认为原判决中的事实不清楚,并将案件发回重审。

2009年8月,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同意扩大石油与陕西叶仪的合作。2010年2月,双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其中还包含保密条款,罚款500万元。

到目前为止,只有肖恩

随后,陕西省SASAC没有将两份“严重问题”的资产评估报告归档,并指出石油的延期“几乎造成了上亿元资金的安全隐患”。它还建议研究“该事件是否构成商业欺诈”和“在SASAC监督下的企业范围内报告该事件”。

时任陕西省副省长的吴登昌在指示中说:SASAC负责审计,应该予以充分肯定。请延长时间仔细更正,并建议不要再次报告。

赵雍正于2010年6月成为陕西省代理省长,就在陕西省SASAC停止延长购买石油股份的计划之前。

此后,陕西省政府分别于2010年8月和11月召开了两次党组会议。首先,它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并得出结论,凯丽与西康研究所在2003年签署的合同无效。之后,安排了波罗矿区相关单位的矿业权纠纷调查和整改工作。

2011年3月,延长石油再次请求陕西SASAC与陕西叶仪合作。与前一版本不同,延长石油提出陕西叶仪应将叶仪能源并入叶仪能源,延长石油应收购合并后公司51%的股权。

这个合作计划会成功吗?

从2011年3月底到4月初的三天里,波罗矿田的采矿权纠纷和石油与陕西叶仪合作的扩大都有所好转。

当年3月30日,陕西省高级法院做出与2006年完全相反的判决,认定卡兹莱与西康之间的合作勘探合同无效。

第二天,3月31日,陕西省监察厅向赵雍正汇报了波罗井田采矿权纠纷的调查处理情况。赵雍正批准该报告后,陕西省地矿局、工商局等部门的14名公务员被追究责任。一些熟悉陕西政局的人认为,这是赵雍正的“震惊”。

第三天,4月1日,陕西省SASAC原则上同意延长石油与陕西叶仪的合作,并批准了该项目。但是,要求延长石油“做好尽职调查和可行性研究,开展清产核资和审计评估,制定具体方案,报省SASAC审批”

在获得陕西SASAC“原则同意”后,延长石油和陕西叶仪开始加快项目建设:

双方于2011年5月成立“延长叶仪煤”?化工项目建设集团”并提出扩大石油筹集项目资金。资料显示,该项目计划总投资为245亿元。9月份召开的利益延伸项目特别会议提出,股权转让完成前,利益延伸筹备办公室应是合同的主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筹备办公室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成立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油与陕西叶仪合作延期中提及的股权转让从未在下文提及。延长石油在未获得股权的情况下,提前支付了数千万元的项目建设费用。

2013年,地面上只有项目可见,包括主体封顶的办公楼、厂区食堂、煤矿主副井,每座400米。

2013年3月7日,延长叶仪项目筹备办公室资金支付情况显示,自2011年5月25日以来,延长石油共支付7900多万元,其中叶仪能源贷款650万元。

2013年,赵发奇做了一份实名报告,延长了国有石油资产的损失。此后,陕西省SASAC在提交省纪委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延长中石油与陕西叶仪股权转让的相关审计和资产评估尚未完成,股权转让的具体价格尚未确定,中石油未支付的股权转让金额也未延长。超过7900万元的款项是“预付款”。

当年4月,陕西省纪委曾回复t

当时,最高法院暂停审理Cagle 2011年4月提出的上诉,等待前国土资源部的相关行政审查结果。关于采矿权的争议远未结束。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tikamiti.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